退役勇者

啥?当然是为我叶才来注册吖!

二刷银英,收集我喜欢的句子-02

vol2 野望篇


再强大的国家也终有灭亡的一天,再伟大的英雄一旦权力在握,也会腐化堕落。


他们已经加快了社会崩溃的速度,却还要诡辩说自己是为了保护什么而战。


那些毫不怀疑地信奉神与正义的人,往往会做出最残忍最凶暴的事来,十字军便是这一道理惨痛的证明。


人一生下来就注定要死,国家也有灭亡的时候。自从文明在地球这个小小的行星上诞生以来,没有一个国家最后不是归于灭亡。


我要谢谢爸爸,让我生在了这个有趣的时代。


我不能改变历史,却可以体会历史如何演变,历史中的人物如何生活、如何死去。


这是一出夸张的喜剧,也是一出丑恶的闹剧。


没有人比您更厌恶战争的愚蠢恶劣,但同时也没有人比您更善于作战。


独裁者杨威利?怎么想都不适合我。


人类的能力虽然有限,但是也可以尽量发挥潜能,向命运挑战。


我在自由行星同盟已经陷得太深,总得对付薪水的人尽尽道义。


这好比刚看见一片森林,就计算起里面黑貂的毛皮价值几何。


若说神是全能的,那他能创造出一个不肯听话的女人吗?


杨威利绝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不是吗?


虽不是愉快的战斗,但正因如此,不胜利就更没有意义。我们已经胜券在握,请各位轻松作战,别太勉强。这场战争最多不过关系到国家的存亡,和个人的自由与权力相比,并不是大不了的事。


不管哪个方向都是敌人。已经没有必要瞄准特定目标了。


我想你们大概认为人心和社会都可以用暴力来支配吧。


这世上竟有人利用暴力把自以为是的正义强加于人!


你不能拿将来不可知的危险当做现在杀死他的理由啊,尤里安。


只要我一直胜利下去,他就不会背叛我,眼下能这样就够了。


特权者很容易全面否定无特权者的存在价值与人格。


再也没有任何事物,会像强权者对弱势者施加的暴行一般玷污宇宙的法则。


但就宗教而言,我认为穷人比较相信神的公正,这非常矛盾。不正是因为神不公正,才会有穷人吗?


幻想出“神”这种东西的人,是历史上最大的骗子。他值得钦佩的地方只有想象力和商业才干。从古到今,不论哪个国家,有钱人不都是贵族、地主和寺院的人吗?


我最自豪的就是在这两百年间,家族中没出过一个罪犯和公务员。


换个名字又有什么用!把癌症称为感冒,癌症就会变成感冒吗?把狮子叫成老鼠,被它咬到就不会死了吗?


拥有权力的人似乎认为将公民置于权力机构当中是自己的特权。


人类历史上,没有所谓的“绝对的善与绝对的恶的战争”,只有主观的善与主观的善之间的争斗、正义的信念与正义的信念彼此相克罢了。


只要人类相信神和正义,世界将永无宁日。


拥有信念就能胜利的话,世上再没有更轻松的事了,因为谁都想获得胜利。


信念愈强,视野愈小,也愈加无法正确地判断或分析。


其实只要在没有敌人的时间使用没有敌人的地区就行了。


杨虽然讨厌战争,但对战略这种知性游戏又显得兴致勃勃。


但事实是一旦敌人攻到这里,也就意味着战争已经到了败北前夕。


依靠军事硬件来维持和平,只是脑筋僵化的军国主义者的噩梦的产物罢了。


政治家收取贿赂,却没有人能加以批判,这才是政治腐败。


他的一生是和这对金发姐弟共有的,这使他感到生活充满意义与幸福。


不管世界怎么变,都只是上面的人在交替,我们下面的人还是得吃饭哪。


请您转告安妮罗杰小姐,齐格信守了以前的誓言……


权力的正当化不在于如何获得它,而在于如何去行使它。


有实力才有权威,不是有权威才有实力。


当然会有些喧闹,不过总比死气沉沉好得多。


我只有过去,而你,还有远大的未来。

二刷银英,收集我喜欢的句子-01

vol1黎明篇


我的前面是聪明的敌人,后面是无能的同伴,我必须同时与这两者搏斗。而且,连我自己也难孚众望。


民众所喜欢的并非是自主性的思考及随之产生的责任,而是命令、服从及随之产生的责任免除。


在民主政治中,应当为弊政负责的是选择不合格的执政者的民众本身;专制政治则不然,民众不愿自我反省,而喜欢轻松且不需负任何责任地大肆抨击执政者。


整个人仿佛漂浮在无垠的黑暗里,但这种错觉一下子就消失了。


星星好美啊。


来做军人吧!做军人可以让你早一点成为男子汉大丈夫!


一般人碰到问题时,都不愿靠自己的精力心思去解决,他们只期待超人或圣贤出现,为他们承担所有的痛苦、困难。


让独裁者有机可乘的人要负更多的责任!虽然沉默的旁观者没有支持他,但沉默旁观其实与支持同罪。


金钱可以丰富物质,美术品可以美化心灵。


生而为人这件事本本身,就决定了人是无法活动自由的。


三四千年以来,战争的本质始终没变,在到达战场之前左右胜负的是补给;到达之后,左右胜负的则是指挥官的能力。


天底下最危险的莫过于僵化的固定观念。


杨合上手头的报告,抬头仰望天花板上的广角侦测器,数以亿计的繁星冷冷地回望着他。


令杨担心的是,同盟军会听从他的指挥吗?而对自己的作战方案本身,杨是充满自信的。


对于阁下英勇战斗的表现,谨致上敬意!他日再战,盼您仍健壮如斯。


与其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我更愿意轻松获得胜利啊!


齐格,我就拜托你了!请你在身旁守护他,别让他从断崖上摔下。当你发现有这种预兆时,请叫住他,点醒他!


相聚的时光虽然短暂,但能够拥有便是幸福了。


这是一个自由的国家。不想起立时当然就有不起立的自由。我不过是在行使这种自由罢了!


我的未婚夫已经为国捐躯了,您不是说牺牲是必要的吗?那您的家人又在哪里呢?您的演讲是完全正确的,但为什么您自己不去实践呢?


默不作声根本无法改变事态,若没有人能站出来弹劾当权者,那就无药可救了。


他认为除了杀害非武装人员,或是破坏停战协议的蛮横行为之外,没有其他判定一个将领是否为道义之人的标准。因为无论是名将还是愚将,其杀人无数的记录都是一样的。


威尔长大时,世界也应该和平了。您也不需要强迫他去当军人。


人生在世,如果没有任何目标,活着也是无味。


小孩子要长大成人,麻烦一下大人是应该的。


你们的行为就像是看到大树的幼苗而笑它长得不高一样蠢!


在三十岁之前被称为阁下已经足够了。而且这场战役结束后,如果我还活着,我就打算退役了。


在人类历史上本来就没有永久的和平。


如果说我们必须为下一代留下某些遗产的话,我想最好的还是和平吧。而把前一代遗留下来的和平维持下去,就是下一代的责任了。


我家中有个十四岁的男孩,我不想看到这孩子被送上战场。就这么回事。


也让我来克尽自己微薄的力量吧!为了这不会永久的和平。


就像没有不死的人一样,也没有不灭亡的国家。在朕这一代让银河帝国灭亡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吧?


反正都是要灭亡的,就让它轰轰烈烈地灭亡吧……


如果连他一个人都无法驾驭,那就更别期望什么宇宙的霸权了。


政治不是看过程或制度,而是看结果的。


他把这好不容易才获得的强大权力,使用在自我神圣化这种最卑劣的行为上。


人类如果不必为了政治思想的不同而产生抗争,浪费精力,也许已经将其足迹扩大到全银河系了。


莫大的流血、国家的破产、国民的穷乏。如果要实现正义就不能缺少这些牺牲的话,那么正义就好像是个贪欲之神,贪得无厌地要求一样接一样的祭品。


我是爱国者。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永远都是主战派。我希望各位能铭记我此次反对出兵这件事。


我已经决定自己人生的终幕是老死了。大概要活个一百五十年,在年老力衰时,在孙子或曾孙们为减少一个老麻烦而喜极而泣的声音中死去……壮烈的战死可不合我的个性。无论如何,请您让我活到那个时候吧!


每个人都想把手伸向夜空,去捕捉那属于自己的星星。但却极少有人能正确地知道自己的星星在哪一个位置。


人们应该去抓住只属于自己的星星,即使是一颗凶星也无妨。


政略和战略的游戏是把国家及人类的命运当做无形的筹码来进行的,其中所能带来的兴奋不是醇酒或者美女能够比较的。


他的愿望并不是要人们为他筑起那高达五十米的白色纪念像,而是建立一个没有当权者恣意侵犯公民的权利及自由之危险的社会体制吧!


就像人类会衰老一样,也许国家也会堕落和颓废吧。


人类的想象力在个体间虽然有很大差异,但以集团看来,这种差异就大幅地缩小了。


因为你熟知历史,所以会轻蔑权力或武力。


与其让无能而腐败的人掌权,倒不如交由能够以理性和良心来运用权力的人。


我是军人,是不谈政治的。


我并不是蔑视权力或者武力,其实我是在害怕。一旦掌握了权力或武力,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变得丑恶,这种例子我知道的太多了。而我也没有自信自己绝不会改变。


总之我还是抱持君子的作风,不想去接近危险的东西。


民众所追寻的不是理想也不是正义,只是粮食。


责任感也好,才能也罢,都是有限度的。不论别人的期望多高或如何强迫,不可能的事情永远也不可能。


你认为我可以将全宇宙握于手中吗?


我知道人类社会有两种思想--一种思想认为世上有比生命更有价值的东西,另一种思想则认为世上最宝贵的就是生命。当人们要开始战争的时候就以前者为借口,当人们要结束战争的时候则以后者为理由。


如果自己去做的话,大概可以取胜。


当人类只想到要追求胜利的时候,就会变得极其卑劣。


当司令官要自己拿起手枪保护自己时,就说明已经战败了!我只考虑怎样才能不让自己落到那个地步。


我会保护您的!

少天大大,生日快乐🎂🎂🎂
今天能约到老叶的pk作为礼物吗?

老叶生日快乐🎂🎂🎁
爱你🤟,(^з^)-☆

诶嘿嘿嘿(^з^)-☆